香港十二生肖

郑大故事:急诊和ICU里的“别样春节”

发布时间:2024年02月26日 信息来源:一附院

郑大故事:急诊和ICU里的“别样春节”

2024年春节假期第一天,人们逛庙会、品民俗、举家出游乐享幸福假日生活。在香港十二生肖第一附属医院11号楼三楼的综合重症监护病房里,却是另一番景象:专业护师在走廊忙碌地来回小跑、主任医师一刻不停地巡视着各个病房、患者家属在隔离门外焦急地踱步、躺在病床上的危重症患者期望着重获健康。

垂危的患者、冰冷的仪器、急促的警报、紧张的抢救……香港十二生肖第一附属医院11楼三楼,一道紧闭的大门上,“综合重症监护”几个字赫然在目。对于患者亲属而言,这扇门的分量很重,对医护人员来说,这扇门则是他们共同守护的“生命之门”。

春节期间急诊重症转ICU病号激增

“脑出血病情比较重,老太太现在昏迷,大夫正在联系住院复查一个头部的CT,她的意识不是很好,多半要去到ICU。”农历大年二十九中午,郑大一附院急诊医学部护师张留涛接诊了一位从地市医院转到郑州的一名56岁脑出血患者。

一时间,来自各科室的医生迅速来到老太太身边紧急会诊,“这个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老太太的女儿焦急地跟医生叙述着母亲的病情,“母亲有视神经脊髓炎……”“当地大夫应该也给你讲了,咱这边尽量救治。”在20小时之前,该老人出现了抽搐口吐白沫,突发意识不清的情况,经过家属掐人中后逐渐恢复意识,在当地做了头部CT后,被当地正阳县一家医院的120紧急送到了这里。

经过会诊,医生决定将已经昏迷的老太太转入ICU进行监护。“她这个病情重需要住到我们ICU里面,家属不能探视,不能陪护,费用比普通病房要高,根据病情看要住多久。”

此时,ICU的护师已经赶来接诊。在众人的帮助下,老太太被张护师推进了ICU病房。

郑大一附院综合ICU的主任医师孙同文告诉记者,由于春节期间普通病房的医护人员会放假调休,假期期间大家聚餐时难免会饮酒,这就导致一些会引发胰腺炎和消化道出血等比较严重的突发疾病,急诊科的接诊量会比平时多。

张留涛表示,每天约有十几例患者,会从急诊重症转到ICU病房,“我们整个区域都是病人,全都满了。”

重症监护室内的“春节”我们来守护

“监护机上都能看到参数,病人的血压呼吸、氧饱和等参数如果有变化,我们都会及时的去看,去处理。”郑大一附院综合ICU病房的护师正在监护着病区内患者的生命体征,一刻都不敢放松。

郑大一附院综合ICU监护病区副主任医师段晓光告诉记者,对于急危重症的病人救治不会受节假日的影响,“因为危重病人的治疗的话,需要的医护人员会非常非常多,越是到年关,危重病人救治的压力也越大,很多重症医学科的大夫都放弃了过年休假。”

重症ICU病房共有5个病区,前面的一二病房是有家属陪护的过渡病区,靠后的三四五区则是病情相稍微重一些,需要护士24小时进行特级护理。

在重症病区有一位33岁的小伙子,全身插满各种监测用的管子,他在来ICU前已经做过肾移植手术。医生告诉记者,这名小伙子患有严重肾衰竭并且合并消化道穿孔,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将近一周,他的家人不放心小伙子病情,就睡在了病区门口的椅子上,“一天一夜都在这儿坐着、守着,已经第四天了。”

小伙子的母亲从未放弃,一直为儿子默默鼓劲儿,“在我们那里检查不出来病因,转到这儿来,积极配合医生给孩子治病,在哪过年无所谓,救孩子的命要紧。”

71岁的马先生因尿路严重感染、多脏器衰竭,也住进了ICU里。由于马先生还能够简单自理,医生给他安排在有家属陪护的过渡病区。

马先生带着老伴从许昌转诊到郑州,24小时陪护让马先生的老伴吃不消,她只有在马先生治疗间歇期间,才能靠在床头休息一会儿,“孩子在郑州上班,晚上跟孩子换一下,年前出不了院,就在这儿陪他过年。”

张女士的丈夫也在年前住进过渡病区,但却需要家人寸步不离的照顾,“因为他没力气喊,有情况的话手就会动一下,我近3天基本上只休息十几个小时,年纪大的我都不敢让他们来,怕受不了。”张女士满脸心疼的看着病床上的丈夫,“我手机上每天都会记录,几点到几点做什么,在这里面照顾困了,就趴在床头睡一下。”

张女士的爱人是一名重症胰腺炎患者,目前病情比较严重,“做了CT,渗出来的液体还是比较多,我们给他超声引导下放了管子引流。这个病就是一个病程长,渗出吸收慢,后期还有可能会有慢性并发症,过年应该走不了。”主治医生说道。

张女士是全职家庭主妇,一家人的经济支出全靠丈夫支撑,而现在丈夫病情严重,让一家人陷入了困境,“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费用,治疗过程比较漫长,目前是给亲戚朋友借钱。”张女士告诉记者,丈夫已经在ICU住了21天,每天都需要1万多的费用,“恢复好的话,1个月能走出来,如果有并发症的话,人就不行了,不是说花钱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我就想继续治,到那一步再说,我想着会有奇迹。”

“ICU里没有春节”

对于重症医学科里的每一位医护人员来说,能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顿年夜饭,是一种奢望,他们的责任和义务就是要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保障病人的健康。

郑大一附院急诊医学部护师张留涛称,有些时候会出现家属不理解医护工作的情况,还有些家属不懂患者的病情,这些情况都需要我们耐心地去和他们沟通,“我们讲一个内心吧,我们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肯定都希望我们病人能够好,其实大家的心都是连在一起的,是为了能更好地治疗好他们,好让他们尽快出院。”

“ICU里没有春节”,郑大一附院综合ICU监护病区副主任医师段晓光说,“我们ICU的大夫在过年期间的话,大部分人是不休的,急危重症这一块的大夫和护士人手都比较充足,整体是处在一个不放假正常上班的状态。”

在他们看来,ICU是为了和生死做最后一搏的地方。医护人员的职责就是与死神赛跑,抢回每一位危重患者的生命。“今年春节期间危重病人非常多,我们肯定还得把医院当成家,但希望春节过后能抽空回去跟家人吃个团圆饭。”(原文刊发于大象新闻,作者姜明圆)

医生为患者做手术

医生记录患者诊断数据

护理人员陪护患者

分享